柚子视角 柚子视角
因为癌症,17岁的她冷冻了7枚卵子
发布时间:2019-04-05 03:27 浏览:172

在中国,冻卵这件事的公众普及,很大程度上得归功到徐静蕾头上。自她之后“冻卵”这件事似乎便“风靡”了起来,毫无疑问,冻卵的确为单身女姓争取到了额外的“生育时间”。


这些选择冻卵的女性,有些为了事业发展选择延迟生育,有的为了等到对的人选择晚育,有的为了以后能用上年轻时“质量很高”的卵子而提前未雨绸缪。


徐静蕾说过:“冻卵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冻卵之于她们,或许是自主选择延长生育能力的措施。



但是对于另一类人来说,冻卵的意义完全不同,她们的身体即将经历一轮激烈的变化,冻卵对她们而言,或许是一生中能够拥有孩子的唯一途径。


这一类人便是年轻的癌症患者。


我在这里想强调的便是:每一位年轻的癌症患者,在接受治疗之前,都应该认真考虑生育保存的问题。



15岁的时候,阿兰娜便被确诊为淋巴癌。


因为发现的时候尚在早期,她的病症在6个月内就得到了控制。


可惜两年之后,阿兰娜的淋巴癌再次复发。


在开始新一轮化疗前,生育科的医生劝她做生育能力保存,以免漫长的化疗,会损坏卵巢功能,将来难以受孕。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她勉强下定决心,冷冻了7颗卵子。但当时的阿兰娜依旧认为自己十分年轻,等到疾病治愈,肯定能够有自然受孕。


岂料,她挺过这次一轮复发后仅5年,癌症又一次复发了,接受完全身的放射治疗之后,阿兰娜的身体状况已经很难再自然怀孕了。


到了2011年,凭借顽强的毅力,阿兰娜再次抗癌成功。此时已经建立家庭的她,萌生了想做妈妈的想法,她无比庆幸当时听了医生的建议冷冻卵子,取出13年前冷冻的卵子后,她成功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当然, 并不只有女性癌症患者才能做生育能力保存,有冻卵的女性,自然也有冻精的男性。


据我所知,浙江有一位26岁的小伙子,因睾丸肿瘤切除了一侧睾丸,手术之后等待他的便是化疗。


这个时候,主治医师找到他,严肃地跟他分析了一下其中的利害关系,化疗对生殖细胞影响很大,睾丸的生精功能会受到破坏。化疗后,可能他以后再也没有健康的精子,很有可能无法生育,所以有必要提前做精子保存。



听完医生的话,小伙子吓了一跳,赶紧到精子库保存了精子。


但是同院的另一位28岁的小伙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他送进来的时候,被确诊白血病,而且发病急,需要马上做化疗。


等他做完一次化疗后,再去做精子保存,已经检查不出可以保存的精子了。



为什么一再强调年轻的癌症患者要做生育能力保存?


因为癌症治疗会对生育能力造成危害,若没有生育药物、宫内授精(IUI)或体外受精(IVF)等生殖技术做辅助,自然受孕是很困难或根本不可能发生。


对于癌症患者来说,与肿瘤医生就是否有可能保留生育能力进行彻底的讨论是非常重要的。有一些女性需要立即开始癌症治疗,因此没有充足的时间完成卵子冷冻过程(大概需要50天),所以一定要提前争取时间。


而对于男性来说,他们只需要提供一些精液样本进行冷冻保存即可。


如果可以保存生育能力,生育专科医生可以协助女性患者冷冻的卵子,这样当她们准备好时还可以生育子女。



在国际上,非健康原因而进行的冻卵在许多国家被禁止,在允许的国家通常又不被社会保险所覆盖。


这样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冻卵的昂贵。BBC去年就有报道称:部分女性为了冻卵,会花掉大部分积蓄甚至背负债务。


△中国有二十多家人类精子库,但没有一个卵子库


的确,与冻精相比,冻卵的费用不低,在美国,一轮促排和取卵通常要耗费2万美元左右(约13万人民币),而之后每年卵子的“保管费”约500美元(3500元人民币)。


不过对于因为健康问题而产生的冻卵行为,在很多国家的生育科排队过程中,都能拿到顶级优先权,因为癌症治疗不能耽误,所以普通人大概三四周才能预约上的门诊,癌症患者大概几天就能约上。并且医院还会专门设立“肿瘤与生殖”专项,专门针对癌症病人的生育计划和保护


徐静蕾说过:“冻卵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但是对于年轻的癌症患者而言,冻卵或冻精是世界上唯一的生育希望,他们很可能只能利用这种方式,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内,为自己铺设另一种未来。